2017-12-12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蒙古帝国的文明意义

2017年12月12日   09: 读书周刊/书话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高立志

  去年4月23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与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思想史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会晤谈话中,数次提及日本知名蒙古学、东洋史学者冈田英弘。
  冈田极力倡导消弭东洋史与西洋史的界限,强调将东亚社会置于世界史的重要性。《世界史的诞生:蒙古的发展与传统》便是冈田将其理论付诸实践的例证。在冈田看来,历史分别于公元前五世纪与公元前100年,诞生于中华文明与地中海文明。而创造历史这项文化的是两位天才。一位是东方中国,以汉文写下《史记》的司马迁;另一位则是在西方地中海世界,以希腊语写下《历史》的希罗多德。
  拥有历史的两大文明——中华文明与地中海文明,各自在创造出固有的历史观之后,在各自的地区里以各自的历史架构书写历史,直到公元十三世纪,蒙古帝国的出现打通了东西藩篱。随着蒙古军队四处征战吞没大半欧亚大陆,中华文明与地中海文明得以连接,两大历史文化首度接触。覆盖整个欧亚大陆的世界史从此变得可能,至此,人类文明方才真正进入世界史的时代。而这,也正是蒙古史的文明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