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学生谈作案动机:看他很得意就想整整他

 

来自:新京报 | 2014-02-19 03:27 |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8日对“复旦投毒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

被告人林森浩在等待一审宣判。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受害人黄洋的母亲离开庭审现场时哭泣。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电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8日对“复旦投毒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

林森浩关于其系出于作弄黄洋的动机,没有杀害黄洋故意的辩解及辩护人关于林森浩属间接故意杀人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均不予采纳。被告人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罪行极其严重。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决宣布后,林森浩的父亲当庭表示不满。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这个判决,肯定要上诉。”并坦陈之前自己曾给黄洋父亲发短信请求谅解。

林森浩的一位亲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读书这几年,他一回到家,一直都很孝顺,很阳光,也很上进;对于黄洋一家,我们也深表同情和痛惜,但是法院这样的判决,我们是绝对不服的。”

黄洋的父母则当庭痛哭。“杀人偿命!终于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很是安慰!”黄洋的父亲抹着眼泪说,“会马上告诉其他亲属,并把判决书放在黄洋的遗像前。”

■ 焦点

投毒者为何判死刑?

在一审庭审中,林森浩称投毒动机只是为了愚人节整整黄洋,并没有预料到会害死他。林的辩护人也作出间接杀人辩护意见。

由于上海市二中院报高院申请获批,该案延长审限3个月。法院审查了相关物证、司法鉴定、尸检鉴定书、证人证言等证据后认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法院认为,林森浩系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最终导致黄洋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死亡。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林森浩主观上具有希望被害人黄洋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

被告人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辩护人建议对林森浩从轻处罚的意见,亦不予采纳。

据《上海商报》

■ 还原

实验室偷剧毒物注入饮水机

法院认定,林森浩和被害人黄洋均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2011年8月,黄洋与林森浩等人同住一寝室。之后,林森浩因琐事对黄洋不满,逐渐对黄洋怀恨在心,决意采用投毒方法加害黄洋。

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以取物为名,进入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动物实验时剩余的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随身带离。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前述物品带至宿舍,趁无人之机,将二甲基亚硝胺投入饮水机内。

4月1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投入二甲基亚硝胺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发生呕吐,于当日中午至中山医院就诊。次日下午,黄洋再次至中山医院就诊,被发现肝功能受损严重。

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还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时均未供述投毒事实,直至次日凌晨经公安机关刑事传唤到案后,才如实供述上述投毒事实。被害人黄洋4月16日死亡。据新华社电

■ 对话

“看他很得意,就想整整他”

对话人物 复旦投毒案被告人 林森浩

昨日一审宣判前,林森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案件始末和内心的想法。

思维有点“太直”容易不考虑后果

记者:在看守所等待宣判的时间里,你是怎么度过的?

林森浩:一直在看书,主要是一些文学经典。因为我觉得以前读理工科的书太多,这方面读得少。我感觉我的思维有点“太直”,就是不懂得拐弯。有时候容易不考虑事情的后果,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记者:如果这件事可以重来,你会怎么做?

林森浩:开始一个月还想过,但到得知黄洋死后,就基本不想了。从我的律师口中得知黄洋死亡时,脑袋“嘭”地一下空白了。在得知黄洋死讯前,我还一直想着,他的父母能不能和解或者谅解我。

记者:有想过未来吗?

林森浩:有肯定有,但很少,不会深入去想。因为我感觉我要么死亡,要么就是很长的刑期,不是我的意志所能够决定的。

黄洋事后找我做B超,我说他没问题

记者:你和黄洋到底有什么样的矛盾,令你想到用这样一种方式对他?

林森浩:其实我跟他之间没什么矛盾。回想起来,我这么做的原因可能不在黄洋方面,还是我个人没有把负面情绪调整好。这个负面情绪也不来自他人所说的被当众批评等事情,而是来自我跟宿舍另外一个同学之间的关系。有一次,我在床上睡觉,另外一个同学把脚放在床上来回动,发出沙沙的声音。我当时在睡觉,就说哥儿们你轻点,没想到他冲我说了句“没动啊”。我当时就很愤怒。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负面情绪。

记者:那为什么跟别人的摩擦会牵扯到黄洋身上呢?

林森浩:当时我在对面寝室玩游戏,黄洋过来了,笑嘻嘻地拍着我身边的同学说,愚人节要到了,要不要整人,很得意的样子。我当时看着很不顺眼,就想着整整他。正好第二天我就要去实验室,那里正好有这种化学品,就想到拿这个去整黄洋。

记者:你预测的效果是怎样的呢?

林森浩:就是他可能难受。我当时想的就是肚子不舒服,或者不适,具体的其实也没有去想,没想到他会死。

记者:案发后,你观察到他有什么不适了吗?

林森浩:(4月1日中午)他在床上睡觉,还没有怀疑到我,然后下午来找我做B超。当时我多嘴了一句,胃没有问题,肝脏也没有问题。当时觉得就过去了。后来住院了,就知道事情大了,慌了。我本来作为一个宿舍的朋友应该去看望的,但4月3日整天我都没有去看望,等着他们过来质问我,没有勇气。

对不起父母,希望能够忘了自己

记者:你曾在微博中表达过作为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应该怀有悲悯之心,为何在此事中却突破了这一底线?

林森浩:底线,我觉得这些东西是需要学习的,做事的习惯方式、思维方式都是需要学习的。除非在很小的时候,在家庭环境中有强烈的反反复复的刺激,要么长大之后自己学习,必须是经过反复不断的强化。其实我父母不错,但他们是农民,知识有限。一直以来,我的成绩都还可以,可能有点自我,性格上有点孤僻。固执的人在别人看来就有点自以为是,我听不进别人的观点。

记者:你想对你的父母说些什么?

林森浩:想对父母说三个字,对不起。希望他们能够忘了我。不管最终结果是死刑还是漫长的刑期,都忘了我吧!据新华社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