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上海行政执法改革:打通监管执法最后一公里
分享至:
 (11)
 (12)
 收藏
作者:刘士安、郝洪、孙小静、励漪 2017-03-21 06:29:52

 

谈起正在进行的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上海市工商局干部人事处副处长陈浩说,“现在主动要求从机关转岗到一线的公务员还真不少。”

“过去,机关岗位是‘香饽饽’,如今基层一线执法岗位也有吸引力。”谈起正在进行的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上海市工商局干部人事处副处长陈浩说,“现在主动要求从机关转岗到一线的公务员还真不少。” 

基层执法岗位对公务员的吸引力在哪儿?

职务晋升渠道通畅——去年底,上海市工商局在检查总队、机场分局等基层一线,开展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入职后首次职务晋升工作,超过30%的执法类公务员职务得到了晋升;

收入与工作绩效挂钩——“干得多、干得好的基层执法人员,月收入甚至比所长多。”跟记者盘点区内15个市场监管所人员状况,嘉定区市场监管局党委副书记陆铁龙说。

2015年底,上海启动区级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试点,浦东、徐汇、嘉定3个区的城管执法和市场监管队伍“首吃螃蟹”。2016年底,上海进一步扩大改革试点,在全国率先将市一级市场监管系统基层行政执法队伍纳入行政执法类公务员队伍。改革后,市场监管领域80%执法人员下沉到基层,城市管理领域90%的人员在执法一线。

改革让执法类公务员职务晋升有了专业评价通道。城管执法和市场监管两个行政执法类公务员新设置10个职务层次,包括一级、二级行政执法员,一至四级主办,一至四级高级主办,改变了过去基层公务员“压职压级”现象;收入分配上,充分考虑一线执法人员的工作特点,工资收入更多与工作绩效挂钩。

改革推动政府职能下沉。市局机关不再承担一线市场监管和执法工作,综合性日常监管和执法职能下放至基层市场监管所,夯实基层行政执法。改革前,徐汇区质监部门在基层没有派出机构,对特种设备和涉及民生安全的高风险领域的监管难以全面覆盖。改革后,依托遍布全区的执法大队和13个市场监管所、102名特种设备持证监察人员,实现对特种设备使用单位的全覆盖监察。

改革推动人员编制下沉。在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内设机构由原来3个局的29个减少到17个,精简41%;机关编制从264个减少到198个,精简25%;基层一线人员占总数80%以上。

改革形成协同监管局面。市场监督管理局、城管执法局成立后,原来的条状垂直管理变为属地管理,增强了街镇话语权。通过街镇联动和社会第三方参与,调动社会力量,形成协同监管,监管效率明显提升。

改革促使执法素质提高。改革对行政执法人员提出更高的履职要求,从事两个条线以上业务的工作人员,往往需要熟悉掌握20部以上法律法规。上海市工商局加大对执法类公务员培训,计划用3年时间,使具备全领域执法能力的一线全科型执法员比例达80%,基层领导岗位全科型比例达100%。

 

【新闻链接】

一家市场监督所的一天

 

“所长,还有车吗?今天要出任务。”上午刚9点,离工作例会结束不到10分钟,已经有三四个小组来要求派车了。

张喆秋是上海市徐汇区徐家汇市场监督管理所所长,担任市场监管所所长之前,张喆秋是徐家汇工商所所长。2014年9月,上海中心城区启动市场综合监管执法体制改革,工商、质监、食药监和物价“3+1”机构合并,成立区级市场监督管理局,各街道、镇成立市场监督管理所。

这场行政执法体制改革,改变了传统监管模式,也更新了张喆秋们的思维。

无证和无照经营的都得管,想推诿也没处推

“合并以后,业务工作量成倍增长。”张喆秋说,1000多家餐饮企业,400多户近3000台特种设备,都要全覆盖检查。对无证和无照经营的食品企业,现在就市场监管所一家监管,想推诿也没处推。

这天上午,所党支部书记钱继敏带队去华亭宾馆做食品安全巡回保障,同去的小组长李子泉随身带着一本厚厚的文件夹,里面除了食品、药品、化妆品、医疗器械方面的监督意见书、法律约谈书、责令整改书等,还有质监、工商管理方面的管理文书。“每次出门都得带上,碰上质监、工商方面的问题,我们照样要检查。”

前不久,所里综合监管组对上实大厦内企业进行例行监管检查,发现大厦电梯存在漏油和抖动现象。完成企业巡查后,持有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证的执法人员当即约见了大厦物业管理方,经现场检查,判定该电梯存在安全隐患。监管人员迅速联系市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技术研究院进行现场测试,当场开具了相关文书,责令限期整改。

“改革的积极效应就在这里。”钱继敏说,“大家在日常监管巡查中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就充分发挥了综合监管的机制优势,提升了执法工作的效能。”

执法权力下放,打通监管末梢

徐家汇市场监管所管理的辖区是上海的城市副中心之一,辖区内特种设备总数近3000台。改革前,徐汇区质监部门在基层没有派出机构,对特种设备和涉及民生安全的高风险领域的监管难以全面覆盖。

改革后,局机关人员精简,执法力量下沉,执法权力下放,特种设备日常监管也下放到基层市场监管所。为增强特种设备日常监管力量,张喆秋带头考“上岗证”。全所30个人,已经有10多个人考取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证。

钱建年和顾晨曦都是干工商出身,拿到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证后,调到了特种设备组。记者跟随他们到汇京国际广场,他们日常监管巡查的主要工作,是检查大厦内的厢式电梯、手扶电梯等特种设备的安全使用管理情况。

汇京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建峰说:“过去工商、食药监、质监每个部门都来执法检查,一年至少四次。改革后,同样是这些检查内容,一年最多两次就能搞定了。”

公务员分类改革后,队伍更好带了

从华亭宾馆出来后,李子泉一组又赶到一家药店进行检查,回到所里已是中午12点多。张喆秋一边催着他们去吃饭,一边告诉记者:“他们下午1点又要出去检查,这些检查工作都是他们自己主动安排的。现在,我们执法类公务员职级晋升通道顺畅了,绩效考核不看职务看工作实绩,队伍更好带了。”

2015年底,上海选择浦东新区、徐汇区、嘉定区的市场监管、城管执法队伍开展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试点。改革后,行政执法公务员有了独立于行政级别之外的新的晋升渠道。根据规定,新职务从最低的二级执法员到最高的一级高级主办、执法督导,共设置了10余个层级。

首次职务套改中,徐汇区市场监管局有101人获得晋升,城管执法局有144人获得晋升,均占到套改人数三成以上。“按照这个速度,明年还能晋升一批,基本上3至4年可以完成一次晋升。” 绩效考核也向现场执法倾斜、向主办人员倾斜,同时与办案质量、管理成效挂钩,充分考虑行政执法“白加黑”“户外执勤”以及早班、夜班、加班等特点,与职务职级脱钩。

“测算下来,一线执法人员如果‘上街率’高、执法量大、办案质量好,拿的钱可能比局长还多。”徐汇区公务员局局长何爱兴介绍。

社会多方共治,提升监管效能

正午时分,陈旭海所在的监管二组在宜山路的装饰城进行日常巡查,副所长胡涛与徐家汇街道城管执法中队队员黄伟两人一组,从徐汇区拆除违法建筑联席会议办公室出发,上街摸排“五违”情况。

“我们按区块进行摸排,今天排摸的是虹桥路最后4家商铺。”胡涛说。

跟着两人走下台阶,进入防空洞,眼前是一家搏击培训场所。黄伟走到前台,拿出“业态整治工作信息表”,一项一项询问:营业执照、法人信息、开业时间、场所属性等,前台姑娘表示“老板不在,不清楚”,黄伟就让他们转达,并仔细叮嘱需要递交什么材料。胡涛在一边不断拿着手机拍照,“我们的工作轨迹都要规范地留存下来。”拍到墙上的营业执照,“登记场所不是我们徐汇区的嘛,属于异地经营。”胡涛告诉记者。

近一个小时,4家商铺摸排结束。“摸排情况当天就要输入电脑。”胡涛说,“这条街上13家商铺已全部摸排结束,有5家属于无照经营。”

“‘五违’整治巡查是联合行动,城管、公安等在街道搭建的大平台上展开,社会多方共治,才能提升监督效能。”张喆秋说。

上海市场监管体制改革后,原来工商、质监、食药监、物价等部门从条状垂直管理,变为属地管理,增强了区一级市场监管的统筹能力、执法力量。在街镇层面专门出台了职能部门派出机构管理办法,其中对市场监管所实行“条管共用”,强化属地管理性质,增强街镇话语权。通过街镇联动和社会第三方参与,协同监管更加顺畅,监管效率明显提升。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网友评论
12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