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2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五假干部”背后的“贵人相助”

2017年09月12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本报讯  


  周云龙

  卢恩光是个“有意思”的贪官: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人称“五假干部”。正在热播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称,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罕见的跑官买官典型案件。
  卢恩光案又是一个有意义的案例:1997年到2003年,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到省再到北京,从一名私营企业主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
  我们应该追问的是,一个官瘾十足、贪欲爆棚的小人,是怎么“做大做强”的?是在什么“高人”的关心、帮助、支持下一路狂奔的?顺带一问:那些“毫无政治信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政治上攀附、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的官员,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上高级领导岗位的?他们是一夜暴“坏”的吗?
  值得欣慰的是,《巡视利剑》给了公众一个不遮不掩的正面答复,没有回避深层问题。节目直言不讳,在卢恩光的金钱开道、造假晋升之路上,20多名不同层级的党员领导干部收受贿赂。而且,卢恩光升迁节点上全力助推的几个“关键少数”,都被“请”到前台,在节目里一一亮相、发声,一条不寻常、不正常的升迁线路也得以真相还原。
  比如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李恒军:“申请书、志愿书填写了.......说实话就连参加党委会的其他副书记、党委成员也不看,就是有一个人介绍介绍,最后通过。”——李恒军收了卢恩光5000元钱,突击发展他入党。《入党申请书》和《入党志愿书》是1992年同时写,同时交的,为了看起来更合理,特意把申请书时间往前倒签两年,因此闹出1990年就“穿越”到1992年学习邓小平南方谈话精神的笑话。
  又如时任高庙王乡中学校长张庆祥:“我这事有责任,帮助他造假,一没教过课,二没在学校上过一天班。”——时任校长接受卢的请托,出具假的民办教师履历材料,再用它申报转为公办教师,获得国家干部身份。
  再如时任阳谷县县委书记安世银:“这个放在玻璃杯里,把钱放在里边,说给你拿了几个杯子,你到那儿给我宣传宣传。”——聊城地区出台“民营企业家挂职科技副乡长”政策后,卢恩光又跑又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时任山东省政协办公厅人事处处长朱星光日后这样总结:“真的假的,肯定是捣过来了,然后给他放进去了。档案里面这些东西是全的,上面来考察,没有少东西,等于我交差了就行了。”——党组会都认可了,组织人事部门就抱着走过场的心态,不仅没认真把关,明明发现问题也不深究。
  显然,卢恩光版的“过五关斩六将”,是一路舞弊,一路跑要,一路顺风。问题的关键是,每一步升迁,他都有“贵人相助”,都有“关键少数”倾心发力。当然,最终打动“贵人们”的是金钱财物,而不是德能勤绩。在金钱的攻势下,一些领导干部底线崩溃,信念动摇,原则丧失。耐人寻味的是,不少收过卢恩光好处的人听说他成了副部级,自己也觉得实在荒唐,而他们似乎并不真切知道,自己与这个荒唐有着最为直接的联系,并且同时制造了更多的荒唐,或有尚未浮出水面的“赵恩光”“钱恩光”“孙恩光”“李恩光”。
  用人的条规早已有明细,但有时说法与做法并不一致,潜规则威力大。还是一把手说了算,但又都走了“程序”,认定个人责任难。
  不过,《巡视利剑》 给出了现实的有力的回应,那些给卢恩光开过绿灯的都已亮相反思,现身说法,他们的身份有一行字幕特别标注: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处理中。这才是社会关切,这也传递一种信心:不管贪官多么善变、善辩,只要抓住提拔任用他们的“关键少数”,问题总会迎刃而解,如果责任终身追究动真碰硬,必有警示震慑作用,他们总要考量所作所为的后果、结果。
  监督、巡视,是直面当下、放眼未来的,是“监视器”“显微镜”“探照灯”,而倒查倒逼机制的启动,某种意义上是“拔病根”,更能推进用人制度的改革,促进政治生态的净化和改善——在这方面,期待卢恩光的典型个案可以成为一个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