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2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愁乡何解更需情怀和智慧

2017年09月12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马学杰

  离开家乡40年来,第一次有了强烈的乡愁感。不是因为读了一篇篇乡村游记或省亲记事,抑或某种略显矫情的情感发泄,而是因为发展民宿业的执着和艰难探索,以及由此观察到、感受到的种种体制机制乃至世俗观念的无形羁绊。
  城市化进程无疑是人类文明的进步。但是,当轰隆隆的推土机推倒老屋、一幢幢高楼占据了曾经的农田、城市生活的快节奏无法安抚人心时,大家忽然记起了儿时的那口老井、那首歌谣,还有那些小伙伴。可是,当走过那曾经清澈见底、鱼儿荡漾的沟渠时,你已无心倾诉乡愁,而会忍不住地愁乡了。
  愁乡,会把情感变动力。我们不再纠结于对以往的眷恋,不再沉溺于对旧时的怀念。因愁而动,把记忆当标杆,把经验变实践,把个人的智慧变成不朽的作品,把城里的一切“好”移植到乡下,除了那生硬隔离人们情怀的高楼和无法让人歇息的飞奔机车。
  愁乡,要善把他乡变故乡。既然无法回到魂牵梦绕的儿时故乡,不如扎根同样养育你我、成就你我的新城。城有根,在乡村;人有根,在灵魂。把我们的魂安放到生活工作的附近,用我们的心血和汗水去探寻一条新时期农村现代化的道路,让农村、农业、农民因为我辈的努力再添笑颜,这是何等的消愁!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其中要义既有保护好生态环境,也包括保护好优秀传统文化,要留住根记住本。因此,实践中,我们既要解放思想拥抱新业态新模式,又要坚持以农为本、以乡为体、以人文传承为要。各类小镇、田园综合体等概念的背后,一旦有了资本的强行干预,大抵会有房地产开发的诉求。这恰恰是要高度警惕的。
  其实,乡建不同于城建。前者讲传承忌奇异,尊乡贤重乡规,文化原创要有内涵,如窗花如飞檐。而城里人的现代性多为工业文明的表达,刚性有余弹性不足。中国人讲入乡随俗,强调的就是尊重个性和不同。
  城和市相依,农和村同根。在郊野乡间,营造出一座座错落有致、小桥流水、整洁卫生、花团簇拥、色彩明亮、草香宜人,农作与文化旅游相结合,市民与农民无区分的乡建创意新社区,不正是消解乡愁的新载体、新场所吗?
  你若愁乡,就去乡村旅游吧。数据表明,2016年我国乡村旅游进入到大旅游时代,乡村旅游人次达13.6亿,占全部出游人次的1/3。今日乡村游不再是“农村旅游”和“农业旅游”,而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逐渐形成一个新的大产业。
  你若愁乡,就去乡村支农吧。曾几何时,周末工程师是多么荣耀。而今,城里人有闲了,乡下的房屋空置了。如果我是你,就会义无反顾地奔向农村、奔向田地。那里需要你的知识,需要你的信息,需要你的点拨,需要你精神上的鼓励和对农民的尊重、认同。
  支农办法有多种,可以结对子认亲戚,也可以当个志愿者。极为重要的是,要从内心深处亲近农民、亲近农村、亲近农活。对于今天待在城里的干部来说,白居易的《观刈麦》有几句话值得常伴心头: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是啊,古人尚且因自己“无功无德”却能丰衣足食而深感愧疚,今人是不是要有更高的觉悟、更多的付出?
  你若愁乡,就去投入农业+。刀耕火种千年来,新式农业迷翻天。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实践,我国的农村生产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如今更是迈入租赁经营、规模化和农庄化的发展新阶段。土壤会改良,种子当优选,耕种机械化,产品深加工,销售上网一条龙。如今的农业早已从单纯的第一产业摇身变成了“1+2+3”的第六产业了。
  农村、农业、农民正以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向愁乡的你敞开胸怀。农村需要新的乡建理念来更新,农业需要科技+模式来升级,农民需要知识和技能来武装。接下来就需要人的投入,不只是资金,而是情怀、智慧和作为。
  (作者为上海市浦东新区商务委员会副主任、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