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1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高人气却添乱,国外民宿怎么管

2017年09月11日   10: 解放周一/城事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近年来,入住老洋房、体验老上海风情已经是许多游客热衷的旅行方式。但是,这些高人气的民宿背后,却有着投诉缠身、邻居饱受困扰的无奈现实,暑期旅游旺季,媒体也集中报道了一些民宿扰民的现象。
  今年3月,国家商务部开始对《中国民宿客栈经营服务规范》标准征求意见,其中对民宿的定义、民宿的基本条件都已规定得较为详细,值得借鉴。但对上海来说,民宿规范管理仍有一段路需要走。
  其实,从推动立法到设立行业协会,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进行规范民宿、防范扰民的探索。有的初见成效,也有的仍处于困扰之中,他们的经验值得一阅。

  细致法规印册分发
  协会树立行业标准

  据报道,英国人经营民宿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不列颠被罗马帝国统治时期。近年来,出于提高经济收入以及追求新的生活方式的考虑,在英国经营民宿的人数与日俱增。同时,英国民众中兴起的“短期化”休假模式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涌向民宿。可以说,在英国无论是经营民宿还是入住民宿,都已成为旅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旅行住宿方式“进化”为旅游业的“名片”,民宿的健康发展离不开英国政府的严格管理。这些年,为确保民宿质量、推动民宿的产业化和规范化,英国政府加强了对民宿的监管,出台一系列严格的管理措施,例如:要求民宿加强防火设施建设,客房房间使用防火门;民宿出售酒精类饮料需要专门许可;民宿提供饮食必须确保安全来源。
  为了让政策条款更好地落地,政府还印制了一本名为《粉红书:旅游住宿经营法规》的文件小册子,其中详细介绍了英国经营民宿的各种规定。小册子便于阅读和传播,每一位民宿经营者都必须“读懂吃透”,因为如有任何疏忽,遭到游客投诉或是被举报,就可能面临停业整顿的风险。
  说到英国民宿,不能不提英国民宿协会。一直以来,英国民宿协会在维护民宿经营者权益、促进民宿产业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该协会的首席执行官戴维·韦斯顿自己就是英国多塞特郡一家高端民宿的经营者,他和妻子认为,连锁酒店集团在英国不断扩张,对英国历史悠久的民宿产业造成很大的冲击,民宿经营者们必须有一个代表他们利益、用同一个声音说话的机构,以“重振”行业形象。他们在约10年前发起成立了英国民宿协会,得到了民宿经营者广泛响应,协会规模和影响力迅速扩大。
  2015年,英国旅游部部长邀请韦斯顿进入英国政府的旅游业理事会。这是一个由20多名旅游行业领军人物组成的咨询机构,一方面为政府旅游业政策提供建议,另一方面又扮演旅游业经营者与政府之间中间人的角色,便于政府与经营者们沟通。
  民宿协会除了维护经营者权益之外,还为成员提供信息和服务支持,通过提高行业的服务标准和理念,培养民众的“民宿情结”。该协会还参与发起了“考虑民宿”的宣传活动,通过与英国媒体合作和在社交媒体上的宣传,一边向民众讲述民宿经营者的故事,一边向民众征求意见、促进理解。协会还积极参与英国国内的接待行业奖项评选,鼓励成员树立更高目标。
  除了政府发放的小册子外,民宿协会也编写了一本名为《成立与经营一家民宿》的书籍,为很多经营者提供了有效的建议。他们认为,只有统一经营者的认识和做法,才能让游客满意,并让周边其他居民支持,甚至也投身到民宿行业之中。

  政府开通“民宿110”
  高科技防范噪音扰民

  近年来,随着新生育人口减少,日本的闲置住宅越来越多,有数据显示,日本国内的闲置住宅已经高达820万户。不过,闲置住宅的屋主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这些空房。一方面,日本的房地产业一直都不太景气;另一方面,翻新旧房所要花费的金额巨大,房主们没有无故翻新房屋的意愿。
  但与此同时,东京、大阪等热门旅游目的地城市的宾馆入住率高达80%以上。面对越来越显得供不应求的旅馆业和亟待解决的空屋闲置问题,把这些住宅经过翻新之后改造为民宿,似乎成为了资源合理配置的一个新方向。
  2016年之前,把自家闲置的空屋以低廉的价格出租给游客,在日本法律里都属于违法行为。伴随着访日游客的剧增,日本的住宿业开始蓬勃发展,保守的日本人也开始逐渐思考起如何把民宿合法化。
  2017年3月,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确定了涉及民宿(即利用自家的空闲房间为游客提供有偿住宿服务)规定的新法案《住宅宿泊事业法》。新的规定提出,民宿的所有者必须向相关管理部门提出申报,违规者将予以惩罚,在此基础上,将在日本全国开放民宿经营许可。每年的经营天数上限为180天,在生活环境恶化的地区,都道府县或政令指定都市等可根据条例酌情缩短日期。新规预计于2018年1月开始实施。目前,民宿只在东京都大田区和大阪府等国家战略特区得到许可。
  不过,日本民宿的无证经营泛滥,给周边居民带来的诸多不便也频频被媒体曝光。
  据民宿数量众多的大阪、日本桥等地的日本居民反映称,为了获利,公寓楼内一些房主将房间改造成了民宿,但物业管理公司事先并没有对其他住户进行任何说明。入住民宿的基本都是短期住宿的观光游客,他们常常不守规矩,在夜里大声喧哗,有人甚至连门都不关,让邻居无法好好休息。还有游客不懂也不遵守日本垃圾倾倒的规范,把空瓶等垃圾就乱扔在门口,破坏了环境。
  为了缓解这些矛盾,不让民宿影响到普通居民的生活,政府部门纷纷出台了管理办法。新法案规定,房屋所有者有义务向都道府县进行申报;做好卫生管理;应对投诉。房屋托管企业等中介机构必须向国家进行登记。对于违规者,将处以入宅检查等轻重不等的处罚。房屋所有者若谎报情况,或没有遵从命令停止经营,将处以6个月以下的有期徒刑并罚款100万日元(约6万元人民币)。
  旅游目的地京都市则开设了接受市民举报的“民宿110”,作为统一受理来自市民信息的窗口。届时,一旦接到称携带大型行李的外国人几乎连日进出住所、致噪音严重等情况的群众举报,市职员便会前往现场了解情况、并采取向提供住宿设施的个人及企业单位询问来龙去脉等应对措施。若发现未获得《旅馆业法》许可的违法事例,将立即责令其中止营业。对于性质恶劣的情况还会考虑提起刑事申诉。
  此外,一些科技公司也开始研发让民宿服务更加规范的高科技产品。比如为了解决民宿产生的噪音引发周边居民投诉的问题,日本市场已经出现了智能监控噪音的科技系统。这种系统被安置在房间之后,一旦噪音超过它所设定的分贝,可能会对周遭居民产生影响时,就会自动与管理公司取得联系。获得信息之后,管理公司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提醒住客。

  利益面前铤而走险
  政府执法难度不小

  浏览全球著名房屋共享经济平台可以发现,在香港,已经有上千个民宿房源可供选择,其中包括了私人住宅和工厦单位。价格方面,每晚由78元至78000元不等,视其地方大小、设施和房屋位置。其中有不少高档私人住宅平均800港元一晚,房屋描述中列明旅客可享用住所设施,例如游泳池和健身房等。
  但是,根据香港的法例,任何处所的业主或租客,如在他提供的住宿范围,向他人提供收费住宿服务少于28天,而没领取旅馆牌照,就属违反《旅馆业条例》。在民政署牌照事务处查阅上述一些热门房源可以发现,业主全都没有领取旅馆牌照。
  该署又指出,去年根据网上平台收集资料进行巡查达765次,但只有15宗检控个案。法律界人士表示,香港所有住宅物业公契都列明单位只作住宅用途,吹来的共享风潮其实属于违反公契的行为。
  同时,在共享房屋平台上亦发现疑有公屋及居屋单位出租,如屯门田景邨、沙田愉翠苑等。房屋署表示,相关业主或租户一旦被发现,除须实时补地价及被终止租约,《房屋条例》 规定在未补地价的情况下将整个或部分资助房屋单位出租属刑事罪行,最高刑罚为罚款50万元及监禁1年。
  将民宅改做民宿风险如此高,随时会被银行追贷款,甚至犯法。为何还有这么多香港市民甘冒风险、将自己的住宅租给陌生人?高额的利益显然是人们铤而走险的动力。经营共享房屋的冯先生表示,一个单位每月能为他带来约9000港元的净收入,以他管理22个单位计算,每月净收入可达19.58万港元。
  香港旅舍业商会主席批评认为,如此共享房屋实则是无牌宾馆的进化版。但现在通过网络平台租屋、缴费,缺乏现金交易物证,按目前法例要检控他们,就得靠人证如住客及物证如房租收据。但客人走了就很难找回来,管理难度不小。
  面对如此困境,香港政府选择修改《旅馆业条例》,促进这类共享经济更加规范化。他们希望尽快把“环境证供”纳入容许引用环境证据检控无牌旅馆,即在网上卖广告,或在住所内提供宾馆用品如大量毛巾、牙刷等,都可纳为检控证据。
  (吴越 综合自《北京晚报》、《光明日报》、环球网、人民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