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6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85后女博士以第一作者身份连续在《细胞》《自然》发文

她的基因里从来就没有“放弃”

2017年07月06日   07: 上海·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黄海华

  一名年仅29岁的生物学博士研究生,以第一作者在国际顶尖学术杂志 《细胞》 发表了论文,周围的人都觉得她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也可以去国外知名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但她选择了延迟一年毕业,继续完成手里的研究。仅仅时隔8个多月,今天凌晨,她又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顶尖学术杂志《自然》发表论文。连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创始所长、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雷蒙德·斯蒂文斯教授也忍不住打趣她:人生还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
  这位年轻有为的博士,就是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联合培养的华甜。

  不到3个月就展现出科研禀赋

  她不善言辞,采访中,她总是以最简洁的话语作答,对自己的评价是“不食人间烟火”,连续4年几乎每天在实验室工作17个小时。然而,和她相识了8年的导师、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副所长刘志杰教授说,她的内心充满着力量,她的基因里从来就没有放弃。如果讲的是科研话题,她会有表达的欲望,虽然声调不高,却充满自信。
  2009年的一天,当时还在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的刘志杰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是在北京科技大学念大三的华甜写来的,她想到实验室来学习。刘志杰有点惊讶,一般只有大四的学生做毕业设计时才会想去实验室。原来,学习生物的华甜看到刘志杰发表的文章后,对蛋白质结构倍感兴趣。她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发送了这封邮件。
  即使是硕士研究生,一般也要半年以后才可能独立做课题,而华甜用了不到3个月,就展现出不一般的科研禀赋。白天学校有课,她就每个晚上和双休日来实验室。本科毕业时,华甜就在权威的《生物化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

  长达一年半,课题几乎没任何进展

  每天早上7时多到实验室,晚上12时之后离开,如此苦行僧般的作息,华甜从2013年3月一直坚持到现在。
  大麻素受体是治疗疼痛、炎症、肥胖症以及药物滥用的潜在药物靶点,但人们对大麻素受体到底长什么样不甚清楚。获得大麻素受体的三维精细结构,成为一道必须要跨过去的“槛”。大麻素受体的构象很不稳定,非常“活泼好动”。当华甜好不容易拿到第一个蛋白质晶体,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由于蛋白质晶体堆积得不好,无法进行衍射,这就意味着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必须从头开始。
  华甜很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声音,记者从她为数不多的几条留言中,还是感受到她在做这个课题时承受的巨大压力。“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不要产生放弃的念头。挫折与失败,也许是成长道路上最宝贵的财富。时常提醒自己不能被它们打败,一蹶不振,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向前。”这是她在朋友圈里写下的最长的一段文字,日期显示为2014年9月11日。刘志杰说,从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年底,长达一年半时间,这个课题几乎没有任何进展。身为课题组长的他,甚至也有了一丝怀疑,不知到底能否做出来。
  华甜还在坚持着。她告诉记者,有时心理压力大,就躲起来哭。三年里,她一共做了近500种克隆,筛选了100多个小分子拮抗剂。去年10月,这支联合科研团队成功解析了大麻素受体与小分子拮抗剂复合物的晶体结构。

  放弃出国,留校做药物研发

  再过几天就是华甜的29岁生日,她做出了一个选择——放弃出国做博士后,留校做药物研发。刘志杰曾经问过华甜一个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这个问题促发了她的思考,她以不同于一般人的毅力经历了许多失败却从未放弃,只因她的心里有一个梦想:研发新药,解除患者病痛。就算因此缺少了博士后经历,无法加入国家的“青年千人”计划,她也不在意。
  她现在只想继续往前奔跑,不管前方是顺风,还是逆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