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警察该为演唱会 维持秩序吗

2017年05月08日   11: 解放周一/见识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曹飞

  五一小长假,舆论场意外地被一条“娱乐社会新闻”引爆。
  4月30日,在西安举办演唱会的周杰伦,怒斥夺走粉丝灯牌的保安,现场视频经曝光后,引发热烈讨论。
  当事双方到底孰对孰错,不同群体自有不同立场,但周杰伦已经道了歉,这件事本身也算有了说法。更值得关注的,是背后一个共性问题。
  不少媒体在报道该事件时,都引用了“西安公安”和“西安新城分局韩森寨派出所”的官方微博截图。在截图上可以看到,不仅在演唱会当天,早在演唱会之前,负责安保工作的西安市相关部门,就已做好了各项前期准备工作,还专门召开了“保安安保工作部署会”。有没有似曾相识?前年演员黄晓明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所谓“世纪婚礼”时,也有大量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疏导交通。
  很多人应该都有这样的印象,前往演出场地参加大型商业活动时,除了保安之外,还会看到不少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甚至武警。他们放弃休息,加班加点,成为保障这些活动安全有序进行的“幕后英雄”。这些“幕后英雄”大多来自演出场地所在辖区派出所和武警支队,如果遇到超大型活动,还有大量从外地借调的警力前来支援,其中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和交通成本,自然不菲。问题是,该由他们来做“幕后英雄”吗?
  如果这些活动由政府主办,或具有公共性质,调动警力前往现场维持秩序,自然合理。但如果活动仅是为部分或特定群体服务呢?是一个纯粹的商业活动呢?是否合情、合理、合规,那就该另当别论了。
  有人已经注意到,这里很可能有浪费公共资源的嫌疑。而专为粉丝和广告商服务的演唱会、明星婚礼,就是典型的代表。
  从经济学范畴剖析,自然资源之所以能够成为公共资源,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首先,这些资源不为任何个人或组织所独有和专属;其次,社会成员可以自由地使用这些资源。这也就是说,公共资源具有“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特征。
  具体到实际中,公共资源又分为不同种类,“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权重占比也有所不同。以待出让的土地为例,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参加竞拍,但是却秉承“价高者得”的原则。此时,“竞争性”优于“非排他性”。
  而包括警察等在内的具有公共服务特征的公共资源,显然不能完全市场化。在该语境下,“非排他性”又优于“竞争性”。在这一层面,警察和武警等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治安的重要力量,在不影响公众利益的前提下,可以为任何群体、组织等合法享有。但问题的关键是,警察等作为一种具有公共服务性质,所有日常开支均来自财政拨款的公共资源,又为全体社会成员公有、公用、共享。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后者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前者。
  这就需要讨论两个问题,第一,承担演唱会的安保工作,是否属于警察职务的一部分,是否会对公众利益产生负面影响;第二,由此所产生的人力、物力等成本,该由谁来“埋单”?
  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规定,人民警察依法履行下列职责:(一)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二)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制止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三)维护交通安全和交通秩序,处理交通事故……
  演唱会等大型商业活动具有人员短时间、小范围高度集中,数以万计的人员短时间内同进出的特征。在此过程中,可能会发生暴恐、踩踏事件,而任何突发性事件都可能造成群体性伤亡。而对于突发事件的事先预案和后续处置,单单依靠活动主办方的安保力量可能并不够,还是需要专业的警察力量发挥主导性作用。
  从这一点来看,承担演唱会等大型商业活动的安保职责,协调、指挥现场的安保力量,保障活动安全、有序进行,防突发事件于未然,确实属于警察职务的一部分,也是维护现场局部公共安全的有效措施之一。但是,对于什么规模、何种性质的商业活动应该出警,还是应当有一个可供参考的细则——毕竟,以维护全社会公共安全为己任的警察,并不该在一场普通的商业活动中“说到就到”。
  更重要的是用警成本。这包括交通费、伙食费、加班费等显性成本,更包括隐性的社会成本——如果打破警力资源配置结构,你为这一拨人抽调了警力,客观上占用的是另一拨人的资源。采取交通管制等临时性措施,带来的社会成本也难以量化,却不容忽视。
  这些开支最终该由谁来“埋单”?一场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活动,造成的成本应当由财政支付、全民埋单吗?社会成本方面的开支该如何量化,能够量化后又该如何弥补成本损耗?
  不要回避。这些问题不难回答,也应当作答。商业演出在大都市已是常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粉丝经济”的繁荣,明星商演更成了一棵摇钱树。这很正常,但根据成本效益原则,获得收益就应该支付成本费用,商演主办方和场地在获得高额门票收入与场馆租借费用后,还需要对使用公共服务时所造成的成本开支进行合理、相应的弥补。相关部门在收到相应费用后,除了必需的人力、物力成本开支外,则需要把结余费用投入到进一步改善公共服务中。这进进出出,都需要一本本明细账,让公众知道每一单成本都用去了哪里,每一分钱都怎么花。如此,才能有效形成一个“闭环”,既保证了大型商演的有序进行和“粉丝经济”的繁荣,又保障了其他组织、个人对公共服务的享受未受到“侵蚀”,进而实现具有公共性质的公共资源“竞争性”和“非排他性”两种特征的有效平衡。
  可惜,这本账,至今还是一本糊涂账。
  (组稿:朱珉迕)